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-> 学员随笔 -> 郭海晨:CEO更是个演员

郭海晨:CEO更是个演员

时间:2013-05-18 作者:郭海晨 访问量:2207 关键词:

西方文明由于有古希腊、古罗马的辩论传承,似乎在公开场合表现方面,已形成千年一脉的体系,因此欧美的企业家在公众面前侃侃而谈,充满表现力、感染力和亲和力;中国的儒家要求慎言、讷于言,孔子说刚毅木讷近乎仁,这害得今天中国的企业家,公开演讲时的平均水平比洋高管们差了一截。

演讲这事,对CEO来讲,跟空气和水一样,是个必需品。可是除了那些天赋异禀的人,大多数人都不是天生演讲家。面对公众,面红耳赤心跳加快甚至张口忘词,都是人之常情。

不过作为CEO,决不能容忍上述症状的出现,要把所有的不可控情况消灭在萌芽状态。一上台便让心速减慢,脸上骤现从容紫气。

这不是简单功夫。阿里巴巴的卫哲还在百安居时,写过一本书叫《金领》,书中提到他在普华永道时曾经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被人用3个摄像机仔细调教,从脸部表情到手的姿势,定位、修正。

9年前我刚接任CEO的时候,没这个预算和福分。有天重看当年的结婚录像(只有一架摄像机拍摄),才看出初为CEO的我和来做结婚证词的大老板的区别。来自德国总部的上司,其肢体语言的幅度、停顿和格局,从容、坚定并且有力。而我当时的动作只能用“激动地比划”来形容了。

好在公司对分布在各个国家的区域CEO,都会有专门的培训。后来德国人专门送我到总部培训内气外功,内气练的是情商、自我意识、自我控制、移情等一整套的“功夫”。

外功公司则请来了在莎士比亚戏剧的英国导演,连续数天训练肢体语言、脸部表情和内心戏。肢体语言和脸部表情好理解,内心戏对我来说是个新鲜事儿。

那会我才明白过来,CEO是公司的领导者,更是个演员。CEO感情和情绪理论上是不属于自己的,而是属于整个公司。需要的时候,要对正面情绪有呼之即来、挥之即去的把握。但绝对不是“假惺惺”的作秀。

我所学到的是,一个人要说服别人的力量,只有7%来自于所说的内容。不过,即使是这7%也不容易,需要仔细分析听众及对象的心中所想,做到这一点,不能只靠分析能力,更重要的是有宅厚之仁心(true heart)、火一般的思想,才能移情,才能动人(Touching)。38%来自于语言的表现,语音、语气、语速、语调、停顿等。

剩下的55%来自于非语言的部分,包括但不局限于由内心戏所统一起来的肢体语言、外部包装细节、表情等。导演一再强调的是,内心戏是先有内心再加戏。我一下子想到了南北朝的范缜说“形者神之质,神者形之用”,内心是神,戏是形。看样子中外一致的是要形神兼备,以内养外。

一边学,我心里一边叹服,原来西方培养企业家,最后让企业家和娱乐圈的演员成了同道,“说、学、逗、唱”样样不能少。这培训不简单,光是来回总部,就前后用了半年时间。随后我又自己操练了两年,才做到了任何演讲都能从容应对。也正是这个训练,让我后来很关注这方面的内容。不过我的经验证明,西方的好东西,全盘搬到东方未必实用。

若说对我真正有影响的“武功秘籍”,我推崇的应是林语堂的《说话的艺术》,林先生是哈佛的文学硕士和德国莱比锡大学的博士,纵横比较古今中外的演说大家,从哲学、文化、心理到技巧、风格,东西方,甚至细到场中空气和光线的注意,也算是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,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极致了。

这是跟“如来神掌”一个级别的内容,在东方特别是中国的适用性,是那些纯西方的演讲术所不能比肩的。

某次参加会议,讲我们新创公司的商业计划,临出门我还是决定将牛仔裤休闲装脱掉,换上全套德式扮相,三件套西装加领带,造成压倒式的气场——无疑,这是英国导演教给我,被我领会到的一环。

情况自然如我所料,不过虽然赢了,但事后有听友评价说气势太甚,忘了谁是爷。我自省,的确必须要根据受众的文化背景做一些调整,既充满斗志,又温和儒雅,调和方能获取人心。

我推想,德式演讲的集大成者是希特勒,不过他在不同的文化之下,不一定能够获得成功。即便他的每一次演讲都经过精心的准备,每一个动作都经过他请的歌剧演员老师和摄影师的精确调教。

但希特勒的问题是,他“尚刚劲”的气势,很难在“贵柔”的东方文化范围得到认可。

不过,颇爱拉风的中国企业家,总想成为拥有神乎其技的刀法的“刀客”,这对于那些提供演讲培训的人来说,似乎是一个巨大的挑战。不管怎样,我还是很喜欢卫哲在《金领》一书中的总结“一张中国脸,一颗国际心,前台本土化,后台国际化”,如果能在演讲中把这个精神贯彻下去,也算是中西融会贯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