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-> 学员随笔 -> 郭海晨:一“诺”千金

郭海晨:一“诺”千金

时间:2010-05-05 作者:郭海晨 访问量:2203 关键词:

虽然在德国公司工作了十四年,但我第一次在领导力上被震撼,却是来自一位美国黑人领导者。

那一年我去纽约,接受为期两周的领导力的培训。

和一般的书本式或者授课式的培训不一样的是,这一次他们安排的,是和一个个的领导面谈。公司的意图很明确,希望这个来自中国本土的年轻人,能够通过接触活生生的领导人,耳濡目染,了解领导力的真谛。

早上九点,我在公司位于曼哈顿时代广场旁的办公室里,见到了这些领导人中的第一位――一位黑人资深总监。

言谈之间,他坦陈,自己凌晨四点才睡,因为他答应自己的上司要赶一个工作,今天早上九点是最后期限。

因为他穿戴整齐,神采奕奕。我一点也没有看出这位总监只睡了三四个小时。

实际上,他完全可以前一天七点下班回家后立刻开始工作,但总监告诉我,他到家之后,先是陪太太和孩子吃晚饭,然后再陪孩子玩了一会,才回到公司加班到凌晨四点。

结束工作后,他钻到公司办公室对面的宾馆,睡了几个小时,然后重新全装上阵,早上九点准时来会见我。

整个过程,他既完成了对上司的承诺,又完成了对太太和孩子的承诺,接着完成了对一个来自东方的年轻领导人的承诺。

我不禁被深深震撼!

初到曼哈顿,半夜两点起床看见对面大楼办公室灯火斑斓、人头攒动,就已经被这些人的奋斗精神震撼过一次。

而这次震撼,更贴近、更鲜明,以至于多年过去了,我再也记不起来那位黑人总监随后讲了些什么,却一直铭记这“承诺”这二字真言(他用了Commitment和Promise)。

哈佛大学教授Daniel Goleman 在《情商》书中,把承诺(Commitment)归于个人情商能力部分(Self-Mastery),他说一个人如果有承诺的个人情商能力,他会随时愿意和准备为了一个更大的组织的目标而做出牺牲,他会在一个使命中找到他自己存在的意义,他会用他所属的那个团队的核心价值观来做决定和澄清选择,他会主动地寻找机会来满足团队的使命。

书中还写到,承诺的精华是一个人让自己的目标和所处的组织、家体、团队的目标找到一致;承诺是感性的,当我们自己的目标和所处的团体的目标交融回响的时候,我们感受到对一个组织和团队的强烈的依附感。

那位黑人总监对其家庭、公司和上司、第三方的承诺,在于他找到了他的个人领导力和成功的目标,交汇融合于他在家庭、公司和上司,以及他所能影响到的下一代领导人身上的存在意义中。

分析这震撼,我发现,一个领导人的存在使命,不只是荣耀的获得,或是利用所有一切可以获得的资源和支持,来获得个人的利益,把目前的工作和职位作为下一个荣耀的跳板。

从强调个人价值最大化和个人奋斗的西方社会,我学到的是在我们强调集体价值的东方社会所不常看到的个人的“承诺”。

在我看来,领导人必须有对人生的承诺,才能正面地影响其所领导的组织、团队和群体。要我们所领导的团队成员有“承诺”的品格,我们领导人自己必须先做到。孔子说:“君子之德风,小人之德草,草上之风,必偃。”意思是说领导人的品格如草上之风,我们所领导的人的言行表现如草,风往哪里吹,草就往那里倒。

从纽约回来后,星期一到五,我把承诺给了公司、同事和客户;同时承诺我的家人,除非公司的天塌下来,否则星期六一定属于我的太太和孩子,当然偶尔也属于我的朋友。星期日是我对自己的人生的承诺,或读书、或学习,胸中自命真千古,世外浮沉只一沤。生活在我自己的疏慵庙堂里。

我所在的环境,也支持我“承诺”。德国人有的可以将公交车到站时间精确到秒。一般来说,他们写在公交汽车站牌上的到达时间,就算是对公众的许诺。

他们对小到开会迟到、质量误差,大到开空头支票、项目交付延迟,深恶痛绝。所以对我而言,在公司里不曾、不会也绝不敢轻诺寡信,每年的公司成长目标,每一次和客户签合同之前拍胸脯许诺的,排除万难,不怕牺牲,卖命也要和大家一起完成的。

巴尔扎克说过要遵守诺言就像保卫你的荣誉一样。不过,很多在办公室里挂“信义”二字匾的领导往往流行画饼,对员工和下属喜用巧言令色之“甘临”,口惠而实不至。

说个有趣的做结尾,《庄子》外篇,?l箧(开箱子的意思)中,描写强盗,“夫妄意室中之藏,圣也(眼光),入先,勇也(勇气),出后,义也(伦理),知可否,知也(智慧),分均,仁也(公平和胸怀);五者不备而能成大盗者,天下未之有也”。故事里,有能够入先、出后、分均的强盗领导。诸位看官,想想看,如果他没有对强盗事业和强盗兄弟团队的承诺,还真不行。

一“诺”千金!在一个松散型强盗组织里做大盗况且如此,更何况做一个企业的领导者!